在十年前的紅木家具市場,紅木的業的主流還是做大紅酸枝,那才是高檔人士的唯一選擇,時過境遷,大紅酸枝的小弟花梨木從原來的價格便宜,本小,利也少也一躍升為高檔木材,越來越高的價格讓花梨木家具愛好者開始望而卻步。

當時花枝花梨在緬甸老撾產地還是不分價格的,在國內市場上才區分開來賣,花枝也就是比花梨多1一2千元/噸,差的很少,常常買的花梨里有花枝、花枝里有花梨,也不分彼此。

可轉眼到了2018年,短短兩年,緬甸花梨木統貨的價格已是08年時的5倍了。

當然大家都已經習慣了紅木價格的上漲,但很多人想不通價格還能翻到5倍,而無論統貨或鋸料、板材的尺寸已大大縮水。以前的價格多花好幾倍,也買不來和以前一樣尺寸的大料。

如今直徑1.5米以上的原木統料基本絕跡,直徑七八十厘米的緬甸花梨已屬于極品,人家都要開始按根、按塊論價賣了,同時市場上真宗緬甸花梨的家具也越來越少了,很多原來制作緬花家具的廠家不得已轉而生產其它硬木家具。

瘋狂的市場需求,漫長的生長周期,緬甸花梨已步入三大貢木滅絕的途徑。

10年前,誰曾想到,老撾產地大紅酸枝幾年后就在市場上基本絕跡?曾經常見的凈42公分的料,會變成按根、按塊賣,還可遇不可求?

誰又能想像,再過10年8年,木材市場上還有沒有緬甸花梨木,那時的緬花家具普通百姓還能購買得起嗎?

十年不長,但紅木資源枯竭的速度卻太驚人,木頭要成材的速度遠遠跟不上人們對新家具的需求速度,已經擁有自己心頭所愛家具的朋友,且用且珍惜吧。